首页 > 股票资讯 正文

「华天科技股票」金灿荣:不是疫情导致了大的变化,变化已经发生了

时间:2021-04-12 13:28:51作者:佚名

"谁能很好地解释中国,谁就有资格获得诺贝尔奖."曾经说过这句话的金灿荣,2021年在北京中关村创业街遇到了央视新闻相对论的记者庄胜春。

当谈到“伟大的变革”时,金灿荣把时钟拨回到500年前——“伟大的地理发现”使欧洲掌握了超越东方的知识、视野和资源。现在,举的方向反了。“百年巨变”的核心是“东升西落”,而“东升”的核心是“中国崛起”。

在他看来,这种变化的节点绝不是某些西方学者所说的疫情。变化已经发生了。

庄胜春:当我们说“百年未有大变”的时候,怎么理解这个“百年”?

金灿荣:我个人的理解是,自从“伟大的地理发现”以来,西方主导世界的模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。“一百年”是一个大概的数字,但实际上是500年来前所未有的变化。它的核心是“东升西落”,而“东升”的核心,我个人认为是“中国崛起”。

庄胜春:这几年,回头看看变化的节点。目前很多人已经确定了疫情。比如《世界是平的》一书的作者托马斯·l·弗里德曼,就根据疫情提出了新的年表:“公元前,科罗纳之前”和“公元前,科罗纳之后”。以疫情为节点是否准确?

金灿荣:我知道弗里德曼。有一次他来北京一个星期,请我吃饭。

庄胜春:你吃了什么?

金灿荣:人大附近的西餐很贵。去年11月,我们还在网上交流;我讲了15分钟,最后讲了50分钟。当时他情绪很激动,说川普毁了美国。弗里德曼是美国新闻界有思想的人,但我觉得他认为疫情太高了。

疫情加速了变化,但变化不是疫情造成的。已经发生了变化。

我把第一个节点放在1949年新中国成立。新中国真的是“新中国”,真的特别关注人民。在过去的72年里,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,国家实现了现代人类最伟大的任务之一,即工业化。中国有14亿人口,工业人口超过了整个西方的“三大四小”——美国、欧洲、日本、加拿大、澳大利亚、新西兰、以色列。这种规模在人类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。

第二个节点是改革开放,显示前30年积累的工业产能。就好像以前重点中学我们都是刷题,没机会进考场;改革开放使我们的中国产品进入国际市场,充分发挥了他们的商业人才和市场竞争力。

我在1971年放了第三个节点。那一年,美国发生了“尼克松风暴”。我非常重视这件事。应该说,美国是一个在近代做得很好的西方国家,长期以来一直是一个“老老实实的员工”。但在1971年,他们犯了一个错误,就是在发现黄金储备不足后,放弃了“金本位”制度。没有黄金的限制,他们开始滥发金钱,走上了虚拟经济的道路。太酷了,只用钱就能买到货。但是结果呢?美国实体经济的空心化。

庄胜春:锈带出现了。

金灿荣:是的。这是变革的三个“战略节点”。还有两个“战术节点”:一是2008年,美国经历了金融危机;第二,2020年,所有国家都将面临疫情带来的相当大的挑战,但很明显,以美国为核心的西方国家表现并不好,而中国表现相当不错。这加速了变化的发生。

2021年初,特朗普的四年走到了尽头,但“改变”这个牌子不会消失。拜登宣誓就职,承认中美需要的不是对抗,而是预计会有激烈的竞争,并表示要“耐心”应对中国。

作为一名长期研究中美关系的学者,金灿荣如何看待这种“耐心”和美国局势变化中的巨大变数?

庄胜春:今年美国政局变了。会给变化带来什么变化?

金灿荣:今年可能会有一些调整。过去的一年,美国在抗击疫情方面做得很差,这确实和当时的领导人有关。应该说新政府现在理性多了。

庄胜春:崔天凯大使说他想“探索它的现实”。如何看待拜登执政至今的“现实”?

金灿荣:据我所知,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尚未最终确定。他们还在思考。

强硬的反华言论在美国很受欢迎。另外,美国只是想打“人权牌”,所以有时候是无中生有,指鹿为马,这是中美关系的障碍。但是现在我们可能不急着下结论,因为他说他很有耐心,还很迷茫。既然他还没想好,我们就等他想好。我们可以积极直言,表示愿意合作。

庄胜春:刚才我们讲了一个世纪以来的很多“变化”。如果要说“不变”呢?

金灿荣:目前,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社会的治理哲学没有改变,即社会达尔文主义和弱肉强食,在与资本市场结合后,出现了一些“残酷”的政策。比如疫情之下,他们真的不是把人的生命权放在第一位,而是想保证华尔街的繁荣。美国政府主要靠借钱来应对疫情,但不是直接发给普通人,大多是发给公司。目前还是可以处理的,但是从长远来看,隐患很大。

整个西方哲学和共产主义哲学确实是矛盾的。我们说,什么是社会主义现代化?这是不可或缺的现代化。这是华尔街的对立面。

那么问题来了。你的治理和他不一样,你做的很好。这时,他感到受到了威胁。美国“倾销”中国内部问题,发表许多无耻流氓言论,导致中美关系恶化,意识形态回归政策。

庄胜春:1992年和1996年,你被邀请观察美国大选。还记得当时的观察吗?

金灿荣:在我的印象中,20世纪90年代的美国与今天大不相同。以前觉得美国很自信,开放,包容。现在的美国变得很小气,内向,敏感。所以我经常说,如果用一个人来比喻,美国就正式进入“更年期”。

在微博、bilibili和许多国际关系论坛上,金灿荣经常因其话语中标志性的“呵呵呵呵”而被屏蔽,并拥有许多年轻粉丝。

除了“摸网”,他还是个老师,每周都有几门本科和研究生的专业课。他眼中的年轻人也在变化。

庄胜春:摸了网后有什么感受?

金灿荣:我觉得自己有点被动地卷入了一些纠纷。有时候争执会偏离我的初衷。可惜有些意见得不到结果。

庄胜春:要不要试着打破这种偏见?

金灿荣:试一试,但似乎没用。“躲进小楼变成统一体系”是一种选择;骂人也是一种选择。但是,我仍然认为,我们应该以平等的方式,用平实的语言与普通人交流。我觉得这才是知识界应该做的。我坚持两点,一是中国立场,二是平民立场。

庄胜春:“触网”之后还有一个风险:为了讨好观众和粉丝,可能会疏远观点。

金灿荣:我努力保持我的独立性,我不会取悦任何人。有的人会媚俗,有的人会媚资本,媚权。以前我们知识界有一个问题,把批评绝对化,认为知识界的意义是批评,是另一种媚俗。事实上真理是什么?就是实事求是。

庄胜春:你认为年轻一代对中国和国际关系的认识最明显的变化是什么?

金灿荣:可能是从“90后”开始的,跟以前不一样。这些年轻人很自信。在此之前,我似乎仰望西方。现在更直接了。态度决定一切。客观也有利于学习。我更看好中国的年轻人。

中国还在攀升。在我看来,适当提醒你不要骄傲,主要是振作起来,你还在追赶。

庄胜春:就像你之前说的,中国学“四君子”——民主、科学、法治、市场,很重要。接下来,中国应该学习什么来应对过去一个世纪的变化?

金灿荣:我们认真的工业化始于新中国的成立。相当于从小学、初中到高中一路读书。现在我们的工业化已经到了大学水平,但是美国已经是博士后了,差距还是很大的。

但是任务真的不一样。读小学、初中、高中意味着记住人们总结得很好的知识点,到了大学就培养创新意识。另一个是治理,促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。还有就是需要建立自己的文化自信和理论体系。在此基础上,我们应该增加对人类的贡献,即为全球治理做出更多贡献。这四个方面都做得很好,我觉得中华民族复兴的步伐很扎实。


以上就是华天科技股票金灿荣:不是疫情导致了大的变化,变化已经发生了的全部内容了,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香亨股票网其他的资讯!